<code id="62uwe"><option id="62uwe"></option></code><code id="62uwe"></code><tr id="62uwe"><option id="62uwe"></option></tr>
<code id="62uwe"><option id="62uwe"></option></code>
<acronym id="62uwe"></acronym><rt id="62uwe"></rt>
?
彈雨中持槍沖上瀘定橋 2016/4/2 18:27:32 來源:國防時報
摘要:彈雨中持槍沖上瀘定橋。

 

主人公小傳:王茂全,江西省廬陵縣(今吉安市吉州區)曲瀨鄉人。1911年生,1930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同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33年轉入中國共產黨。參加了長征。土地革命戰爭時期,先后擔任紅一軍團第一軍團班長、排長、連長,抗日戰爭及解放戰爭,歷任營長、參謀長、團長、副旅長、副師長。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任師長、河北省軍區副司令員、顧問。1955年被授予大校軍銜,1964年晉升為少將軍銜。

■  王茂全(口述)    王曉紅  姜雨亭(整理)

井岡山的兒女 五次反“圍剿”的見證者
    生長在江西省吉安縣瓦橋村的王茂全,早年受到了井岡山革命根據地星火燎原之勢的影響,1930年就參加了中國工農紅軍,那時他的父親早已去世,母親也在他參加革命后再也沒有相見過,年僅20歲的他,就毅然和同村的六位有志青年,投身革命,而遺憾的是其他六位戰友最終都沒有看到新中國成立的勝利曙光。1933年,王茂全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在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他先后擔任紅一軍團第一團班長、排長、連長。在當時,隨著蔣介石對中央蘇區日益瘋狂的圍剿,王茂全參加了全部五次的反“圍剿”戰爭,并成為了幸存者,最終隨工農紅軍踏上了漫漫的長征之路。
     萬里長征之路 飛奪瀘定橋的英雄排長
    “紅軍不怕遠征難,萬水千山只等閑”,正是抱定了這樣的革命信念,王茂全和其他紅軍戰士一樣,一次次經歷了生死的考驗。長征途中,他是紅一方面軍一軍團一師二營機槍排排長,每次戰斗,他們排20多人總是沖在最前面,掩護主力部隊突圍。
    “一開始,我們的武器是獵槍,后來逐步換上了從國民黨收繳來的裝備。”提到長征,王老說是王明的錯誤思想使紅軍被迫走上了長征。“那時,根本就不知道要轉移到哪里去,怎樣走、走多長時間,有一種‘逃’的感覺……”
    強渡大渡河、飛奪瀘定橋的戰斗讓王茂全刻骨銘心,“太驚險!”1935年5月,紅一軍團渡過金沙江后,甩掉了蔣介石部隊的尾追。但是,蔣介石也在大量調集兵力,企圖將紅軍消滅在大渡河沿岸。
    王茂全老人說,大渡河兩岸地形非常險峻,水流湍急,河面寬約百米,很遠就可以聽到激流的咆哮聲,這是長征以來渡過的水流最急的河流了,比烏江、金沙江還要急。當時,大渡河上沒有橋,也很難架浮橋;紅軍也沒有大炮,當地老百姓都勸紅軍不要去送死,河水深,對岸有國民黨軍隊。“但我們都說,我們能過去,絕不做第二個石達開。”
    王茂全所在的一師一團接受了強渡大渡河的任務,戰士們在團長楊得志帶領下急行軍來到大渡河口的安順場,當時安順場有敵人一個營守在兩岸。王茂全說,5月24日,紅軍第一次強攻并沒有成功,犧牲了不少人。后來,奪得敵人一條小船,“小船是敵人民團營長帶過來的,其他船早被敵人劃到對岸去了。這條船還是一條壞船,修理后才能使用。”
    5月25日拂曉,強渡大渡河的戰斗再次打響了。在迫擊炮手和機槍連射手的掩護下,17名英勇的戰士乘著惟一的一條小船,在驚濤駭浪中,沖到了河對岸,打垮了敵人的防御,占領了灘頭陣地,并掩護后續部隊一船一船地渡過河去。
    強渡大渡河后,緊接著又是一場激烈的戰斗——飛奪瀘定橋,這是當時大渡河上僅有的一座橋。
    由于船很小,每次只能上三四十人,紅軍靠這條船一次次來回擺渡渡河不大現實。當毛澤東等人知道渡河的困難情況后,決定迅速奪取瀘定橋,以便保證大部隊過河,到川西與紅四方面軍會合。此時此刻,敵人的五十三師已經渡過金沙江,向紅軍部隊趕來。
    從安順場到瀘定橋有300多華里行程,要求兩天半到達。沿河趕往瀘定橋的過程中,河的對岸就是國民黨的增援部隊。“他們打算死守瀘定橋,夜間都點著火把跑,我們騙他們說是‘自己人’。兩支部隊沿著河的兩岸并排行走了很長的路程。”王茂全老人說,為了比敵人先趕到瀘定橋,他們是一路跑過去的,很多人“摔倒了,爬起來,接著跑。”有些戰士走著走著就睡著了,有的從路旁摔了下去。還有的戰士干脆解下綁帶,一條一條接起來,互相連在一起。
    在美國作家哈里森·索爾茲伯里的《長征———前所未聞的故事》中,這樣描述當時的場景:“大渡河的這段河面很窄。對岸是國民黨軍隊的增援部隊,他們和紅軍一樣,也正朝瀘定橋撲去,雙方有時都能互相望得見。紅軍沒有時間停下來吃飯,戰士們空著肚子行軍,餓了就嚼口冷飯團子。夜越來越深了,晚上11點,在一個叫楚梅的地方,楊成武看見對岸有火光,那是國民黨的一個營,點著火把在趕路。怎么辦?楊成武大膽決定利用剛繳獲的國民黨部隊的番號和聯絡信號,他讓號兵吹號,告訴對岸,他們也是國民黨部隊,剛消滅了一股赤匪。那邊的國民黨部隊回答了他們。楊成武命令部隊也點上松竹做成的火把。就這樣,兩支隊伍隔河并行了十來英里。國民黨軍停下宿營了,紅軍仍繼續趕路。
    到達瀘定橋后,洶涌咆哮的江面上,只剩下了13根碗口粗的大鐵鎖鏈子,江面上9根,兩側各兩根用來當扶手的鐵索。29日下午,王茂全所在的機槍排22名戰士,在對岸敵人的火力封鎖下,一邊在鐵索上鋪木板,一面匍匐射擊前進。最終,紅軍戰士冒著敵人的猛烈火力,攻占了瀘定橋,艱難地取得了勝利。
    紅軍徹底甩掉了在后面追擊的國民黨中央軍。
    過草地的艱辛 沒有信仰挺不過來
    1935年8月21日,擔任紅一方面軍紅一軍團紅一師一團機槍連排長的王茂全跟隨部隊踏上了毛兒蓋、松潘以西那片荒無人煙的草地。草地沼澤遍布,渺無人煙,被稱為“死亡之地”。進入草地開始兩天,終日陰雨連綿,夜間沒有帳篷難以棲身,王茂全和戰友們只得坐在泥地上,背靠背,互相倚持;撐起單衣,遮擋風雨。水草地的爛泥很深,王茂全一路走在隊伍的前面,把草扒開開辟道路。一路上,那些漫無邊際齊腰深的野草,掩蓋著軟如豆腐的沼澤。王茂全親眼看著好幾個戰友掉進沼澤里,還沒來得及拉,便消失了。
    王茂全說,長征途中補給跟不上,紅軍吃不飽、穿不暖是很正常的事。“每個人腰上圍個米袋子,里面放的是青稞。青稞還未熟時就用火燒,青稞粒掉下來后,帶著皮搓搓就成為‘儲備糧’了。”食用時,用水一拌,“但只能吃半飽。”在山上和在沒有人煙的路上,吃個半飽就是奢望了,很多戰士都是因為缺少食物而掉隊的。
    過草地時,野菜、野蒜、樹皮、皮帶等都沒有了,戰士們開始努力地尋找可以向胃里填的東西,但不能稱之為“食物”。“
    “在那種艱難困苦的情況下,沒有信仰挺不過來。”快80年了,回想過草地時的艱辛,王茂全老人記憶猶新。
    抗日戰爭創奇跡 解放戰爭更輝煌
    抗日戰爭時期,王茂全參加了反擊日軍“八路圍攻”、平漢、正太、同蒲鐵路破擊戰、黃土嶺戰斗、百團大戰、晉察冀邊區反掃蕩作戰。在一次對日作戰中,王老將軍正確而巧妙的運用戰術,以自身一個團的兵力打贏了日軍的一個加強團,這對于不可一世的日軍來說,不得不說是一個奇跡。
    1938年8月初,八路軍晉察冀軍區司令員兼政委聶榮臻命令第一軍分區司令員楊成武,到平西處理五支隊司令員趙侗逃跑一事。楊成武接到命令,率二團二營和分區特務營直奔平西宛平齋堂。二營于8月8日晚來到房良一區霞云嶺一帶,營部設在王家臺村。這個營共有四個連,其中兩個連由營長王茂全帶領駐在營部,機槍連由教導員鄭漢亭帶領駐在堂上村,另一個連由連長羅作飛帶領駐在霞云嶺村。當天夜里,霞云嶺民團頭子楊天沛、楊萬芳糾集二路土匪千余人,包圍了王家臺村。在王茂全指揮下,盡管八路軍數十名戰士英勇犧牲,但突出了重圍。
   解放戰爭時期,王茂全任晉察冀軍區獨立第四旅十二團團長,第一縱隊三旅副旅長,第二十兵團六十六軍一九八師副師長。解放戰爭時期,任晉察冀軍區獨立四旅十二團團長,創造了以一個團的兵力殲滅美式裝備的國民黨軍隊一個團的戰績。

 

相關新聞
標簽: [責任編輯:車厘]
分享到: 更多
網友評論5327人參與 0 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注 冊
 
國防新聞網介紹 | 投資者關系 | 廣告服務 | 誠征英才 | 保護隱私權 | 免責條款 | 法律顧問 | 意見反饋 |
國防時報 版權所有
蜀ICP備11006728 川新備12-000053
Copyright©2011 National Defense Newspaper All Right Reserved.
青青青草网站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