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2uwe"><option id="62uwe"></option></code><code id="62uwe"></code><tr id="62uwe"><option id="62uwe"></option></tr>
<code id="62uwe"><option id="62uwe"></option></code>
<acronym id="62uwe"></acronym><rt id="62uwe"></rt>
?
從放牛娃到開國將軍,他都經歷了這些... (上) 2019/7/16 來源:國防時報

人物小傳

任榮,四川蒼溪縣人。1917年9月生,1933年參加紅軍,歷任宣傳干事、偵察隊長、股長、營教導員、農場政委、科長,團、師政治委員,中國人民志愿軍政治部組織部部長、政治部副主任,朝鮮軍事停戰委員會委員。后相繼任軍政治委員、西藏軍區政治委員、成都軍區副政治委員兼西藏軍區第一政治委員,中共西藏自治區委第一書記、自治區革委會主任、區政協主席,武漢軍區副政治委員。第七屆全國政協常委。中共第十一屆中央委員、第十、十二屆候補中央委員。第四、五屆全國人大代表。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

從放牛娃到開國將軍,他都經歷了這些... (上)

任榮

2007年9月9日,秋高氣爽,原武漢軍區副政治委員、紅軍老將軍任榮九十華誕宴慶時,賓朋滿座。在歡樂的氣氛中,有位老部下激情朗誦一首五言詩,詩云:

少小牧牛羊,華齡轉戰忙。

中年戍邊塞,垂老進學堂。

詩朗誦活躍了壽宴氣氛,任榮的一位少校秘書插話,說這首詩是老將軍自己寫的,是他上了老年大學后的學詩作業。秘書還評說,詩很凝練、形象,高度概括了老將軍一生的經歷,是老將軍一生輝煌傳奇的寫照。

任榮出身貧苦,很早參加了中國工農紅軍。在我黨我軍的長期教育培養下,在南征北戰的艱苦磨煉中,從一個放牛娃成長為開國將軍,為革命建功立業,值得贊頌。

少小牧牛羊

1917年9月9日,任榮出生于四川北部蒼溪縣彭店鄉來龍村帽盔寨山區。童年時期,任榮是在軍閥混戰、捐稅盤剝、地主壓榨、佃農貧苦家庭中度過的。

任榮兄弟姐妹五人,他是長子。為生活所迫,他從小就拿起趕牛鞭,隨著當長工的父親給地主家放牛羊。有次天下大雨,他騎牛從被沖壞的田埂上走,牛很怕走得很慢。后面的一個放牛娃給他騎的牛一鞭子,牛受驚奔跑,把任榮從十余米高處摔了下去,幸好摔得不重。

任榮家幾代人都是文盲。有一年,他家在九蠻洞租地主的地種。雙方議定四六分成,地稅由地主負擔,但契約寫成由客家負擔。由于任家沒人識字,到時間催款人跑來任家要稅。任家找人說理,地主家以契約為證,有理的反而輸了。

這件事氣得任榮父母傷心地哭了一場,以此為教訓,他們決定再窮都要讓任榮上學識字,為的是能認識契約之類的東西,不再受騙受愚弄。

1933年農歷五月,戴著紅五星帽子的紅軍到了任榮的家鄉。不久,任榮出席了龍山召開的共青團代表會議。會上,一位叫王大奎的宣傳科長(紅第三十軍八十八師政治部)動員年輕人參加紅軍。任榮當時不滿16歲,毅然帶頭報名參軍。臨行前,父親連夜為他打了兩雙草鞋,讓他帶上。母親為他縫補了一件藍布長褂。第二天,全家人含著眼淚千叮嚀萬囑咐,一直把他送到對面的山坡上。

萬丈高樓平地起,任榮從此踏上了革命的道路。

華齡轉戰忙

(一)戰斗在川陜

任榮參加紅軍,被分配到第三十軍八十八師政治部宣傳科任宣傳員,做宣傳鼓動工作、群眾工作、瓦解敵軍和收審俘虜。隨即和部隊戰斗在川陜,參加了營渠、宣達戰役,反“六路圍攻”以及廣昭戰役并出師陜南。參戰中,任榮受到了真槍實彈的考驗,已由共青團員轉為中國共產黨黨員。

這里講任榮執行偵察任務,機智勇敢取勝的一件事。

從放牛娃到開國將軍,他都經歷了這些... (上)

師部獲悉達縣西部山區的李家壩地區,有一百多名反動武裝在活動。這是一顆釘子,必須拔掉。時任宣傳干事的任榮,奉政治部主任汪加申之命,帶了3名戰士前去偵察,相機而動。他們沿途查訪,查明李家壩的反動武裝系李家區的民團,其團總家住鎮上,團丁約一百多人,占駐鎮后山腳下的寺廟,兩者相距三四里地。

任榮一行于拂曉前潛入李家壩,以最敏捷的動作襲擊了團總家,將正在睡夢中的團總抓獲。任榮逼他下令團丁們繳槍投降,團總要求放他去寺廟做工作。任榮怕發生變故,就叫一個戰士嚴加看守,待解決寺廟之敵后再做處理。

任榮帶著另兩名戰士直撲寺廟,準備通過喊話勸說團丁們放下武器。當他們到達廟門時,被一名身背長槍、手持大刀的敵哨兵阻攔,不讓他們喊話進門,并舉刀向一名戰士背上砍了一刀。情急之下,任榮縱步上前,緊緊抓住敵哨兵的手和刀,與之搏斗,將他推倒在水溝里。此時,受傷的戰士也忍痛助戰,另一名戰士將敵哨兵的手砸傷,共同繳獲了哨兵的槍和刀。任榮的手在搏斗中,被哨兵的刀割傷十多處,至今仍留有傷疤。

廟門前的搏斗驚動了廟內敵人,他們朝廟外射擊。任榮他們奮力還擊,并大聲喊話:“繳槍不殺!紅軍優待俘虜!”敵人不明底細,亂作一團,紛紛向廟后的山林中逃竄。戰斗很快結束,俘獲民團一百多人及其武器彈藥,抓了些土豪劣紳,還繳獲了大批煙土和現金。 

(二)三次爬雪山過草地

1935年,紅軍北上抗日,經過二萬五千里的艱苦長征,遭遇國民黨部隊圍追堵截、飛機跟蹤掃射轟炸,紅軍傷亡慘重。

在長征路上,任榮擔任偵察隊長(便衣隊)。回憶怎樣爬雪山、過草地,任榮說:“第一次爬的雪山,是海拔四五千米的紅橋山。剛爬山時,驕陽似火,汗流浹背,如雨濕衣;爬到半山坡時,狂風大作,大雨夾著冰雹劈頭蓋臉直砸下來;快到山頂時,鵝毛大雪覆蓋,氧氣稀薄,步履維艱;下山時,刺眼雪光引起劇烈頭疼腦漲;在兩河口,我們迎來了中央紅軍。”6月12日,紅四方面軍與紅一方面軍先頭部隊在夾金山北麓的達維會師。

從放牛娃到開國將軍,他都經歷了這些... (上)

紅軍過草地

爬雪山如此險象叢生,那么過草地又是什么情景呢?任榮回憶道:“到毛兒蓋,我調到紅軍大學學習。第一次踏進松潘草地,眼前是一望無際的草原,天連著草,草連著天,沒有人煙,沒有飛禽,沒有道路,偶爾見到少數野羊。地上全是軟草叢,草叢周圍是死水坑、爛泥潭,一腳踩到草叢中,就像踩在棉絮上一樣,軟綿綿、晃悠悠的。不少水坑水不深、泥層厚,稍有不慎掉進去,很快就會被淤泥吞沒。還有暗河,表面上是小河,實際上是很深很寬、盤根錯節的草根浮在上面,一不小心掉下去,人和牲口都有被淹死的危險。高原雨季溫差很大,氣候更是變化莫測,時而晴空萬里、陽光燦爛,時而狂風大作、暴雨傾盆,時而冰雹驟降、大雪紛飛。”

第一次過草地走了5天,任榮因沒有食物,腳被扎了個洞,且已發炎,體力不支掉了隊。班里同志幫他扛走了槍,讓他慢慢趕隊。正當他病餓交加的當口,幸而紅軍大學班長邵明銀派楊明臣等人接他。他們發揚階級友愛精神,把任榮的東西背上,牽著他的手,一步一步地拔出泥潭。經過一個多小時的跋涉,終于趕上了隊伍。

從放牛娃到開國將軍,他都經歷了這些... (上)

任榮講到第二次爬雪山躲過一劫,要特別感謝首長的救命之恩,至今仍心存感激。

第二次爬雪山時,大約上午10點左右,剛爬到半山腰,任榮的肚子突發絞痛,連腰也直不起來,躺在路邊直哼哼。這時,紅軍大學校政治部主任王新亭上來了,他叫任榮騎上警衛員的馬走。快到山頂時,馬也不能騎了,又讓他拉著馬尾巴慢慢走,一直上到山頂。下山時,王主任讓警衛員扶他下山。走了一會兒,班長又派人來接他,王主任說:“險關已過,接你的人來了,你們就歸隊吧。”每每念及此事,任榮都感慨地說:“王主任真是我的救命恩人吶!”

本來,第一次爬雪山、過草地就千辛萬苦了,可是張國燾要分裂中央,強令紅四方面軍南下川康邊。任榮與所在部隊不得不第三次爬雪山、過草地。講到長征勝利結束,任榮頗為感慨地說:“就我個人來說,能經歷三次爬雪山、過草地而幸存下來,主要是因為堅信黨的正確領導。有黨的正確領導,有堅強的政治工作,我們一定勝利。堅信我們軍隊是人民的軍隊,能夠戰勝一切艱難險阻而奪取新的偉大勝利。堅信真理能戰勝一切邪惡,勝利屬于信念堅定者。” 

(三)轉戰湘粵和熱遼,參加遼沈戰役

1945年夏,任榮所在的警備第一旅改編為八路軍游擊第三支隊,由延安日夜兼程南下湘粵邊,創建五嶺根據地,不久進至河南澠池、洛寧、新安地區。日本投降,抗戰勝利,全旅奉命急速北上,轉赴東北,回擊蔣介石撕毀重慶談判協議、挑起內戰;任榮隨冀熱遼軍區轉戰熱遼,隨后于1948年參加遼沈戰役。

從放牛娃到開國將軍,他都經歷了這些... (上)

遼沈戰役

為了適應戰略反攻的需要,任榮所在的旅改編為東北民主聯軍第八縱二十三師,他仍任該改編師六十八團政委。1947年秋季攻勢作戰,該團參加了多場戰斗。在九關臺門戰斗中,直搗敵師部,俘獲敵第二十一師少將師長、少將參謀長以下1000余人,繳獲甚豐。戰后任榮升任師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

1948年10月,遼沈戰役已進入決定性的關鍵時期。據悉,國民黨軍已有兩個師搶占營口,已打通沈陽至營口的通道,準備讓沈陽之敵經臺安渡過遼河,向營口、葫蘆島乘兵艦從海上撤退。

八縱奉命封閉敵南逃之路。任榮帶領第六十八團和師炮兵營為師第三梯隊,沿海邊田野和鄉村小道直插臺安、盤山之間的遼河渡口。經過一晚上急行軍,于10月24日上午趕到渡口附近的黃家窩棚地區,即與敵人遭遇。他們隨即以少數兵力阻擊敵人,主力以四路縱隊直奔遼河渡口,堵敵過河。

此時,敵炮兵向我前進部隊猛烈射擊,密集的炮彈像雨點似的傾瀉而來,任榮被炮彈掀出幾米遠,倒在地上,左腳前掌被炸掉一半,血流如注。警衛員慌忙取出急救包草草包扎傷口。情況緊急,一刻都不能耽誤,任榮令抬擔架的戰士把他及其他負傷的干部抬上,直奔第一線,并令部隊全速前進,堵住渡口,決不能讓敵人后退逃跑。

時間就是勝利。任榮不顧個人傷痛,坐在擔架上指揮,贏得了時間,堵住了渡口。正在此時,本師的主力已截斷大批敵人退路,敵軍士氣頓時瓦解,陷入絕望之中。敵軍東撞西竄、亂成一團,紛紛成了俘虜。這是任榮所在的師團歷史上最光輝的一頁,已永載史冊。

一棋先著,滿盤皆贏。搶先堵住遼河渡口,阻敵南逃,加快了遼沈戰役的勝利。至此,東北全境的解放指日可待。

來源:《紅星閃爍長征路》

相關新聞
標簽: [責任編輯:張鵬]
分享到: 更多
網友評論1674人參與 0 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注 冊
 
國防新聞網介紹 | 投資者關系 | 廣告服務 | 誠征英才 | 保護隱私權 | 免責條款 | 法律顧問 | 意見反饋 |
國防時報 版權所有
蜀ICP備11006728 川新備12-000053
Copyright©2011 National Defense Newspaper All Right Reserved.
青青青草网站免费